扎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内虚拟货币范围已达几十亿人民币

发布时间:2020-03-10 11:26:26 阅读: 来源:扎口机厂家

中介交易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技术大厅

我现在玩游戏不花钱,反倒挣钱。在天津工作了半年多的李建为自己的游戏生涯作了这样的注脚。2007年年初,大学四年级的李建迷上了一款名为《丝路传说》的网络游戏。经过几个月的疯狂升级,他终究在毕业时练到封顶,一身极品装备,流光溢彩。设备都是我用游戏币换来的,那把极品大刀用现金买的,花了350元。

李建提到的游戏币和极品大刀这个虚拟道具,其实都是网游市场上的虚拟货币。目前虚拟市场中存在的货币有新浪、网易等门户网站推出的虚拟币,魔兽、盛大等网游的网游币,和腾讯Q币等产品兑换币。

如今,像李建这样的网络玩家还很多。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与题客调查网联合展开的一项在线调查(4941人参与)显示,83.5%的青年已使用过虚拟货币,其中31.9%的青年常常使用虚拟货币,51.6%的青年用得很少。

47.5%的青年将虚拟货币视为少年儿童网游成瘾诱因

北京某政府机关职员黄小姐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给自己的QQ宠物洗澡、喂食,然后让它自己散步。黄小姐算了一下,她每一个月都要花掉大概四五十个Q币,即4五十元。除QQ宠物,还有QQ空间啊,QQ秀啊,这些都要用到Q币。

调查显示,65.2%的青年将虚拟货币用于购买网站增值服务(如会员服务、游戏道具等),另外,青年们还将虚拟货币用于兑换、购买实物产品(61.4%),兑换现金(43.3%)。

《大众软件》2007年电脑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07年全国网络游戏中,活跃付费账户数量为785万人,高出2006年90万人,每一个活跃付费账户的平均收入为每个月79元,比2006年的数字高出近一倍。

值得关注的是,虚拟货币的用户呈低龄化,多为学生。在被问到你身旁都是哪些人在使用虚拟货币时,63.7%的青年选择了大学生,另外,已工作的人(49.3%),中小学生(47.7%),研究生及以上(16.3%)。

我朋友的孩子拿着家里电话1充(Q币)就是1百元,电话费暴增。黄小姐担心,虚拟货币会对还没走进社会、缺少控制力的学生造成危害。

在本次调查中,当问到虚拟货币的获得途径时,30.3%的青年的虚拟货币是父母、亲戚给钱买的,也有66.4%的青年是自己从网游中挣来的,50.9%的青年是自己赚钱买的。

今年央视的315晚会更是将虚拟货币作为少年儿童网游成瘾的1大诱因。因而,关于虚拟货币的争辩风云再起。调查显示,47.5%的青年将虚拟货币视为少年儿童网游成瘾的诱因。

虚拟货币影响金融秩序论纯属无稽之谈

自2002年腾讯公司推出Q币这类虚拟货币以来,短短几年时间,新浪UC币、网易POPO币、魔兽世界游戏币等虚拟货币纷纭登台,围绕它的发展,一路也话题不断、争议四起,其中,以学者杨涛引出的Q币冲击论最为引人关注。

2006年第7期《法制与新闻》发表《虚拟世界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1文。杨涛在文章中指出,Q币等网络虚拟货币由商家发行,与人民币可以兑换,如果泛滥则后果不堪设想。一旦虚拟货币商家无穷发行,必会冲击我国的金融秩序。

今年1月的上海两会上,人大代表钱丽萍提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上海市网络游戏条例的议案,建议立法制止网游企业发行虚拟货币。钱丽萍认为目前国内在虚拟设备交易上还没有详实的法律规定,一旦产生纠纷,玩家利益没法得到保障,将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

利用网络漏洞偷窃Q币,为争虚拟设备杀害网友近年来同类事件屡见不鲜。我上次QQ就被盗了,申述没用,只能怪自己倒霉。黄小姐告知记者,像她这样倒霉的大有人在。

调查显示,23.4%的青年赞同钱丽萍的意见,认为应当制止使用虚拟货币;21.2%的青年认为虚拟货币不属于真正的货币,会影响金融秩序。

据了解,当下出现了一批专门提供Q币等虚拟货币与人民币双向兑换的网站,和进行Q币倒卖的倒爷,为玩家提供便利,生意火暴。

2007年2月,文化部等14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指出,虚拟货币已出现对经济金融秩序产生冲击的趋势,并下令虚拟货币不能用于购买实物产品、严禁倒卖虚拟货币。

但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认为,虚拟货币影响金融秩序论纯属无稽之谈,它类似于代金券,其实不具有货币职能,发行公司做得再大也只是众多上市公司中的一家,好比九牛一毛,在经济体系中占的比重没法取代商业银行。

应当让这块市场更规范

难道直接用人民币买?听到有人建议制止虚拟货币发行,李建显得有些惊讶。在他看来,现行的防沉迷系统已是一纸空文,更别说下这么一剂猛药。虚拟货币牵扯到很多利益方,一刀切肯定没法推下去的,还不如直接加强对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的监督。

调查显示,56.1%的青年反对取消虚拟货币。

据有关资料显示,当前国内互联网已有几十亿元人民币范围的虚拟货币在流通,并且每一年以15%~20%的速度增长。安邦咨询公司分析师李明旭曾指出,在互联网上,虚拟货币已开始在一定范围内行使着货币的职能,理应成为更加广义的货币中的一种。

本次调查显示,52.8%的青年认为虚拟货币市场缺少行业规范,监管不明,需要强力整治;46.4%的青年认为虚拟货币有助于网游产业的发展;44.8%的青年认为虚拟货币是新的信誉关系,未来的一大块市场;38.4%的青年认为虚拟货币使用便利。另外,也有6.5%的青年认为虚拟货币发展良好,不用干预。

江苏徐州人秋舟泛波,在淘宝网上经营了一家倒卖游戏币的小店,每天可以收入200~300元。一个小型工作室每天收入上千吧。秋舟泛波说。

通过专门的工作室,招聘游戏代练员不断刷金币,在第三方平台再倒卖出去,游戏币倒卖俨然已构成一条范围巨大的产业链。

应当让这块市场更规范,才能保障买卖双方的合法利益。秋舟泛波说,凡事都有利弊,对游戏本身来讲,虚拟货币是很好的创举。

对外经贸大学信息学院院长陈进在接受《电子商务世界》采访时表示:虚拟货币但凡跟人民币产生联系,就会跟现实中的银行一样,可能面对挤兑等现实风险。因此,有人认为,如果要控制上述情况的发展,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出台措施,切断虚拟货币兑换人民币的途径,比如对专门从事虚拟货币倒卖的网站进行监管。

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政府已出台过政策,如2007年年初14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严格辨别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吕随启认为,虚拟货币的规范还必须由发行公司负责,但只要虚拟货币存在,就有被盗的风险或其他社会风险。就像买股票,买的时候必须有承当风险的心理能力。因此,只要将买家视为理性经济人,市场规范就不是问题。

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互联网发布报告称,截至2007年12月底,网民数已达2.1亿人,居世界第二位。在互联网高速发展和普及的时期,这个庞大的基数意味着虚拟货币市场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辩论:你认为虚拟货币交易征税公道吗

成都到红河物流价格

成都到晋城物流货运专线价格

成都到连云港物流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