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甬字号商标如何绽放国际舞台-【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3:29:41 阅读: 来源:扎口机厂家

奉化溪口科力三信气动元件厂负责人单海亚没想到,10年前自己向国家商标局提出注册“菲迪瓦”“Findeva”2件商标申请,居然被远在万里之外的瑞士一家公司三度提出商标异议或撤销等申请。这场国际商标纠纷持续至今,单海亚仍在等待商标局的新一轮裁决。

来自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专家向宁波企业介绍海外商标保护的经验。

商标之于一个商品,就像姓名之于一个人。单海亚苦苦坚持的,就是让自己的产品拥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并在国内外市场中打响品牌。

事实证明了单海亚的眼光。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作为扩大开放的四个重大举措之一,再一次向世界传递了中国依法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坚定立场和鲜明态度。

商标作为一项重要的知识产权,正成为企业发展的无声推销员。新时代,面对扩大开放新需求,宁波如何先行一步,让“甬字号”商标在国际舞台“竞相绽放”?

小商标撬动大市场

从“星巴克”“LV”到“雅戈尔”“贝发”,我们生活中接触到各色各样的品牌,作为企业的无形资产,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个叫得响的名字,那就是“商标”。

商标的品牌价值到底有多大?在市场上,耐克和阿迪达斯的鞋子,要比普通运动鞋贵上十倍;一杯咖啡因品牌不同价格可以相差十几二十倍;国际上一些奢侈品售价,更是比无牌商品高上数千甚至上万倍。

宁波已有不少企业尝到了品牌价值带来的甜头。十多年前,宁波贝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智铭去德国法兰克福参加一个全球性的行业会议,贝发花4个月精心设计了一套与笔有关的礼品套装,可等会议结束时,很多参会代表对礼品套餐不屑一顾,反倒是德国厂家赞助的每人一支廉价塑料外壳笔被很多代表带走了。而两年前,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反转:在G20峰会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不慎遗失贝发生产的元首笔后,特地通过外交途径向贝发要了三支元首笔。如今,高端的“贝发笔”,零售价从100多元到600多元不等,其中单价620元的G20元首笔,4个月内卖出了17万支。

品牌的价值,藏于其品质,表于其商标,并转化成了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两年前,浙江省著名商标“东钱湖”成功质押,获贷款5亿元;慈溪市三北振慈禽业专业合作社通过商标质押,从当地的农村商业银行获得了50万元贷款。截至目前,宁波企业通过商标质押共获得贷款18亿元。

“宁波经济外向度高,随着‘中国智造’的崛起,无论是从实际成本还是从自身成长来看,企业越来越意识到OEM等形式不是发展的长久之计。”市市场监管局商标处副处长黄迪介绍,目前宁波拥有马德里国际注册商标1038件,居全省首位。

商标的注册,源于企业放眼世界。2009年以来,宁波企业在金融危机中变危机为机遇,走出国门大胆尝试收购国外知名商标和品牌。

余姚的宁波金辉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以“小鱼吃大鱼”的魄力创造了收购国际商标品牌的奇迹。2009年11月,金辉成功收购德国一家公司,获得了这家公司的全部专利、商标、技术以及专业型人才。海外并购完成后,公司维持多品牌销售模式。目前,金辉公司正与国际影视器材行业中的著名品牌B&H、WESTCOTT、Calumet等进行战略性合作,在欧美市场,金辉生产、设计的产品得到了广泛认可。

宁海的得力集团2012年成功收购日本Sekisei旗下的“deli”英文商标。Sekisei在日本拥有一定的销售市场,依靠品牌在日本市场的影响力和美誉度,加上近几年得力不断开拓日本市场,外贸出口不断增加,已在日本拥有比较成熟和稳定的消费市场。

商标保护刻不容缓

很多使用联想(“Lenovo”)电脑的读者未必知道,联想的英文名曾叫“Legend”。1994年,联想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并选择“Legend”为商标,随着业务进入快车道,当联想准备进军国际市场时,却发现在海外,有很多企业在各行各业中注册了“Legend”商标。如果逐一收购,时间过长,耗资巨大,最终联想忍痛割爱,选择放弃当时价值上百亿元的英文商标“Legend”。2004年,联想正式更名为“Lenovo”,并投入大量资金去推广宣传。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曾有超过80个商标在印度尼西亚被抢注,有近100个商标在日本被抢注,有近200个商标在澳大利亚被抢注。

随着我市企业不断做大做强,在境外的知名度也随之扩大,国际商标侵权现象时有发生。近年来,我市有多家企业遭受到了较严重的国际商标侵权。通过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中介机构的多方携手和企业自身积极应对,大多取得了较好的维权效果。

宁波宏大电梯有限公司拥有的“HOSTING 豪斯汀”文字图形英语组合商标于1998年在国内注册。2010年底,企业发现该商标在境外被注册,而且抢注该商标的竟然是其在南美洲的代理商。自2003年合作之初,该南美代理商就把“HOSTING 豪斯汀”商标在哥伦比亚、哥达加斯加等南美洲多地注册。2011年始,宏大电梯通过诉讼、协商等多种途径进行接洽,最终使该代理商同意将其所有的18个商标全部转让回来。

宁波市奉化威尔胶粘制品公司,则通过与英国同行业一家公司的较量,最终保住了“WEIR及图”注册商标。该公司负责人潘武民感慨道:“希望更多的中小微企业以我们为戒,利用好、保护好商标这一无形资产。”

像宏大、威尔这样的例子,几乎成为商标维权的“中国骄傲”。有数据显示,中国的商标申请量已连续15年位居世界第一,但据估算,赴国外寻求商标保护的比例仅有4%。

撑起商标注册保护伞

“我们调研了20余家注册商标企业,了解到商标保护存在着商标侵权案件量大、侵权成本低难执行、电商线上侵权大幅上升等现象。”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总经理许威说,企业在商标维权方面存在着维权力量不足、维权成本高、诉讼执行难等突出问题,这使得企业在品牌“走出去”过程中存在不少顾虑。

以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共识。宁波作为唯一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正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

就在上周,我市创新性地推出“商标保险+维权+服务”模式,匹配了普惠服务和增值服务,致力于实现经济补偿、维权援助和法律咨询三大功能,包括商标申请费用损失补偿保险和商标被侵权损失补偿保险这两大创新产品,以发挥商标创牌对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提升核心竞争力的支撑作用、对产业优化升级的引领作用、对自主创新成果转化的驱动作用。

目前国际商标注册主要有两种途径,一种是逐一国家注册,另一种是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据宁波天一商标事务公司有关负责人陆婷介绍,宁波企业通过逐一国家注册和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的各占一半。目前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的商标可在近百个联盟缔约国或地区间使用。

“商标申请费用损失补偿保险的主要保障对象是拟申请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的宁波企业,对于申请注册的商标因近似原因被驳回,导致未能注册成功的,保险公司将负责赔偿申请过程中产生的注册费、代理费等。”市市场监管局总工程师胡晓峰说。

胡晓峰表示,国家提出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提高经济竞争力”,通过保险鼓励商标国际注册,将进一步提高企业国际商标注册的积极性,大力支持我市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并以此为起点,加强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深入合作,加快我市品牌海外布局规划,推动品牌国际保护,在国际竞争中不断提升我市品牌影响力,助推我市创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和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

小孩经常厌食是什么原因

宝宝拉肚子肚子胀气怎么办啊

心悸病因和发病机制

补肾怎么调理

灰指甲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