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惶惶地惶惶上-【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32:30 阅读: 来源:扎口机厂家

1、一张纸币

最近,李灯越来越觉得有点怪。

他是j市《新闻早报》的记者,平时,他的肩头总是挎着一只照相机,随时准备按动快门。他的新闻摄影作品曾经在本市获过几次奖。

《新闻早报》是日报,因此,他的工作很紧张,清晨上班去的时候,天才麻麻亮,在小摊上匆匆吃点早点,就开始挤车,中转,再挤车。到了单位,采访、写稿,发稿、排版、校对。晚上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吃点东西,倒头就睡……

他忙得理发都顾不上,衣服也顾不上洗,女朋友也顾不上谈。

他好像是一个巨大机器上的一个零件,随着机器身不由己地快速运转,他得集中全部精力,才能够辨清方位,不至于晕头转向,他根本无暇去注意什么虚无飘渺的事情,有时候连续一周连梦都不做。

即使不忙,李灯也不是那种疑神疑鬼的人。

他有一个朋友,专门爱看网上的鬼故事,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有一次,那个朋友把一篇鬼故事打印出来送给他,让他看。

那故事叫《你猜对了》,是一个叫九天的人讲的。那故事是这样的:

野外的路边,有一间茅房,是一间不分什么男女的简陋厕所。最近,闹了邪,据说有个东西夜里就出现在那茅房里,红胳膊,绿爪子。

它也蹲坑,手里攥着一卷看不清颜色的卫生纸,然后问上厕所的人用什么颜色的纸,猜错的人通常都被杀死,猜对的人才可以逃命。

只有一个答对的人,他竟是个标准的色盲。可是,他回到家立刻咽了气,但是他总算把这件事情通知了家里人。

有一天,天很黑。

两个好朋友开车在乡间小路上颠簸,他们要去那间无人敢去的茅房探险。

甲吹嘘自己敢进去看那茅房,乙不信,于是就打赌。

到了那个地方后,两个人都有点害怕。

甲垫了几块砖朝里看,看了半天,笑了,说:"哪里有什么鬼,你输了!"

他一边说一边回头,向乙看过来,立刻惊叫了一声摔到在地上,惊慌地爬起来,没命地朝旁边的高粱地里跑去了。

他回头看见了什么?

乙脱下了刚刚戴上的红色的毛衣袖和绿手套,哈哈大笑。

他正得意着,茅房里突然传出了说话声:"你要什么颜色的纸?"

乙试探着走了进去,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了偷偷提前放进去的录音机,把它关了。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根本没等到这个步骤就跑掉了。

乙把录音机揣进口袋,慢悠悠地走了出去,他是坚决不相信有什么鬼的。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要什么颜色的纸?"

乙吓傻了,汗毛尽竖,一股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回答说:"我要蓝色的。"

"你猜对了。"那声音又说。

他听那语调很熟悉,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挺直腰杆回头看了看,没有红胳膊,也没有绿爪子,是他的录音机错按了重放键。

乙来到了大路上钻进车门,朝回开,一边走一边按喇叭。

他一路上都没见到甲的影子。他蓦地有点后悔,从那个野外的茅房到城里,开车也得一个小时。甲什么时候才能走回来?他觉得他的玩笑开得有点过了。

回到家,乙打开灯便躺在了床上,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觉得特别刺激。此时甲还在路上奔走,半夜能回到家就不错了。

这时候,他肚子疼了起来,起身上厕所。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乙刚要走进去,里面突然传出了一个绝对不是录音机的极其熟悉的声音。那是甲在咳嗽。

乙极其害怕!

甲有他家的钥匙,可是他怎么回来得这么快?不可能啊。

接着,他就听见甲在里面低低地问道:"你要什么颜色的纸?"

乙有些不自然,他权当是甲跟他开玩笑,硬撑着死充面子,学着恐怖片里的鬼怪声音说:"我要蓝色的纸。"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甲盯着他的眼睛走出来,手里攥着一卷看不清颜色的卫生纸。他的脸色铁青,而且手真的变成了绿色,胳膊上长着长长的红毛。

甲木木地说:"你猜错了。"

……

几天后,那个朋友给李灯打电话:"吓坏了吧?"

李灯笑了,说:"对于我,最恐怖的是——突然一个医生告诉我,我得了喉癌。或者,我突然失业了。"

可是,什么都不相信的李灯,最近越来越觉得他的生活有点怪。

天上太阳依然灿烂。

单位的打卡机依然板着脸掐时间,不出一点故障。

楼房在盖,危桥在改,轻轨在修,道路在拓。

前面没有脑袋前后都长辫子的人,背后也没有可疑的第三只眼睛……

但是,他就是觉得有点怪。

晚上,当他躺在床上,细细地梳理这忙忙碌碌的生活,没发觉一丝一毫蛛丝马迹,这让他更有些慌乱。

到底怎么了?

难道是神经出了什么问题?

他想给柬耗打个电话,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柬耗是他的朋友,他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

李灯之所以没有给他打电话,是因为要强?K芫醯醚扒笮睦碓娜硕际粲谌跏迫禾濉?/p>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最早仅仅是因为一张纸币。

那是一张50元面值的人民币。

2001年7月14日清早(前一天我们中国北京刚刚成为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城市,很多人彻夜未眠,街上还弥漫着狂欢的余味),李灯坐出租车去采访。

那个司机的脸很圆,嘴唇很红,他一路都在"呱唧呱唧"说话。

开始,李灯还跟他说几句,后来,那个司机的话题越来越不着边际,李灯就不说话了,听他"呱唧呱唧".

"唉,我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件事——有一对恋人在海边散步,不小心把订婚戒指掉进了海水里,那戒指上刻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他们特别难过,怎么捞都捞不到。时间过去了十多年,他们早结婚了,有了孩子,并且已经迁移到了另一个沿海的城市。一次,他们在市场上买了一条鱼,欢蹦乱跳的,特别鲜。回到家,那男的杀鱼时,看见鱼腹里掉出一个金属物,他拿起来看,那竟是他和妻子十年前掉的那枚戒指,上面还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李灯的心立即不明朗了,好像太阳被遮住了一样。

那些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故事,李灯听了多少都觉得无所谓,可是,他害怕这个传说。

其实,他早就听说过这个传说,而且经常在深夜里回想,越想越害怕。他觉得,传说中的巧合只是一枚漂浮的叶子,下面是深邃的大海,那是一个黑暗的秘密,无底,无边。

最初,他害怕那条鱼。

后来,他觉得这一切与那条鱼无关。大海中有一只手,那只苍白的手在黑暗中缓缓移动着,很慢很慢,它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动作……

再后来,他觉得那只手的后面,有一张永远看不到的毛烘烘的巨大无比的脸……

下车的时候,李灯发现没有零钱了,就掏出一张100元的人民币,递给那个司机。

那个司机接过去,不停地摸来摸去,反复查看。

李灯等不及了,但是他很友好地说:"这是我上午刚刚在银行取出来的钱,应该没问题。"

那个司机说:"那可不一定,银行也有伪钞。"

李灯仍然笑着说:"我不信。"

"报上说,有一个老头,从一个银行刚刚取出钱来,到另一个银行去存,竟然都是伪钞,当场全部没收。都打起官司了……"

那个司机罗里罗嗦地终于把那张钱放进了口袋,然后为李灯找钱。

其中有一张50元的人民币。李灯看都没看,塞进口袋就下了车。

那辆车好像逃避什么一样迅速开跑了。

李灯走出一段路,觉得有点不对头,把那张50元的人民币拿出来,看了看,一个很熟悉的字映入他的眼帘,那笔体太熟悉了,使他顿时目瞪口呆!

那是个繁体的"爱"字。

那是半年前他自己写在这张50元的纸币上的。这钱应该早就花了出去,它不知道周转了多大一个圈,竟然又回来了!

想一想,这中间经过了多少人的手!

他一下又看见了诡秘的鱼,那只影影绰绰的苍白的手,那张隐在黑暗中的毛烘烘的巨大的脸……

2、剪纸

一年多前,李灯还没来j市,他刚刚从大学毕业,正在老家等着分配工作。他的老家在酱坊市。

当时李灯没有钱,所有的财富就是一个电脑,还有一张独一无二的电脑桌,那桌子是一个乌龟的样子。

那时侯他整天沉迷于网上聊天。

中国干细胞公司哪家最好

中国肠癌十大医院

干细胞注射有什么作用

北京301干细胞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