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相遇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

发布时间:2020-07-13 10:55:25 阅读: 来源:扎口机厂家

核心提示:文/明媚五月天女孩爱读书,近期碰见了亦舒,在书里与她相遇,犹如《红尘》里的如心一样,在衣露申岛与苗红相遇。当读到“相遇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若转过身,可是天堂?”这句话时,女孩在遗憾中忆起了六年前的那个...  文/明媚五月天

女孩爱读书,近期碰见了亦舒,在书里与她相遇,犹如《红尘》里的如心一样,在衣露申岛与苗红相遇。当读到“相遇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若转过身,可是天堂?”这句话时,女孩在遗憾中忆起了六年前的那个浓夏。

台湾著名诗人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里曾写到,那年,你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你们结一段尘缘,于是佛让你化作一棵树,长在他必经的路旁,慎重地开满了桐花,终于当他无视地走过,你的花瓣在耀眼的阳光下慢慢一片一片落零,受伤的,不是花瓣,可是你的心瓣?

那年,那位清纯的女孩没在佛前求五百年,只是在花季年华踏踏实实的在三楼的高三年级上课。中午时分,一个夏季的阳光甚好的日子,外面的大树蓬勃斑斓,从大树叶间漏下的细光照在地上,映在人上,长辫子的她在那个无忧无虑、柴米不操心的花样年华别提有多开心。从食堂出来,端着清洗干净后的白色搪瓷饭盒向楼上走去,饭盒里盛满了口渴时分充饥的清凌凌可以见底的凉清水,小心翼翼、一步一趋、气定神闲,一改平日大考在即趋去做作业的紧张小跑情景,而且冠容整洁、面容姣好的向上走去。五百年,才能求到佛在人海中碰见与相遇片刻吗,没有早一部没有晚一步,说一句张爱玲的“哦,你也在这里吗”,只记得那天,女孩与男孩什么也没有说。当少年急匆匆地从楼梯冲下来,少女气定神闲地踱步走上去的时候,为了礼貌也为了方便对方行走,少年避在楼梯的左边匆匆而下,女孩避在楼梯的右下边缓缓凝视而上,眼神对视时,两人愣住缓缓看了一眼,然后就走开了。记得他那头不短的头发,记得他穿一件纯浅蓝色挽着袖子的衬衫,没有戴眼镜,个子中等,不是特瘦,面部秀气而有男子汉。女孩的装扮是着一件由浅黄、浅绿花纹组成的小叶小花衫衣,没有挽着袖子,只有一个大辫子在胸前垂垂地搭着,还记得那时候的眼神虽然由于高考学业的压力视力下降了,但依然是不改她的清纯与水灵的。只记得中间停顿了几秒,擦身而过后,就由楼梯的拐弯处分开了,然后中间再有过微微转身,和回头一不明所以又惊诧的一眸,时间好像不早了,然后就都走了。心跳了吗,好像跳了,整个世界沸腾了一下,又好像静止了,整个热闹的世界瞬间又没了知了的声音,没有了夏季的汗水,顿入了清凉,进了教室,然后莫名其妙的回味了一会。

当时,少女不知道这是什么,等到她意识过来,开始寻找时,世界上却再没有了这个人,消失了,彻底消失了。不管是在三楼自家教室的左边,还是右边,一家一家教室眸看和找过,都没有,以及下课后的休息十分钟,在走廊里张望过人影,也没有。后来的好几次夏季阳光充裕的日子,也是端着白色搪瓷碗向上慢慢趋去,不管是刻意、留意地睁着大大的眼睛,还是急忙向上冲去时,用眼神环顾四周,穿浅纯蓝色衬衫袖子挽着、个子中等的秀气男孩人儿再没出现过。哪怕学校最后一次高三的毕业晚会,各班晚上教室里不管是课桌上还是挪开课桌供同学们表演最后节目的中间空地上也没有那个人儿的身影。少女想:到底到那里去了呢?高三文科与理科也才那么几个班级,全统一在一层楼,课间也看过了、最后留影的晚会也找过了,那个楼梯也特意或是大意留意过好几次了,人,最终是消失了,有了那样一个夏季里浓荫下美好的相遇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高中过后,女孩上大学,有了自己新的生活,也谈了男友,在母校周年庆时,和同学们回了一次学校。那也是一个夏日甚好阳光甚好的午间,聚完餐参观旧物留影拍照时,学校一切设施仍如往昔,昔日一排的高三课堂也还在,在浓荫掩映下的上下楼梯和那个拐弯处一样存在,只是照相机里不再出现那个中等个子、清秀、穿着纯浅蓝色衬衫还挽着袖子的人儿了。再回头望一望,与女孩擦肩而过的那个人儿,已不知驶向何个时间与空间。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铁岭西服定做

辽源西装订做

西餐服务员